您的位置 首页 体育

国际奥委会委员庞德透露东京奥运会已决定被推迟

国际奥委会委员庞德透露东京奥运会已决定被推迟。 首先,小编认为,如果奥运会确实出现延期或取消,日本政府会进行严格的、几乎等同于应对大疫情程度的隔离、排查、休业休学甚至封城,但不会把…

国际奥委会委员庞德透露东京奥运会已决定被推迟

国际奥委会委员庞德透露东京奥运会已决定被推迟。

首先,小编认为,如果奥运会确实出现延期或取消,日本政府会进行严格的、几乎等同于应对大疫情程度的隔离、排查、休业休学甚至封城,但不会把检测标准降低到中国的水平。得出这个判断,主要基于两个角度:经济,政治。

经济角度讲,对于奥运延期造成的损失,目前的日本学界和金融机构众说纷纭。SMBC日兴证券在3月10日推算,如果东京奥运会中止或延期,仅运营费和观看费加在一起,就将损失6800亿日元,并且,正常情况下有30万外国游客将在东京奥运会期间访日,但如果奥运会遭到取消且疫情得不到控制,那么日本将遭遇1.4%的负增长。第一生命经济研究所的首席经济学家永浜利广认为,如果奥运会延期或取消,2020年的日本GDP将减少1.7万亿日元。如果包括旅游等拉动效应的下降,将损失3.2万亿日元左右。永浜利广套用了近年来夏季奥运会举办国的经济增长率计算了日本的损失。虽然大部分基础设施建设等在举办的一年前就已完成,但旅游需求等将难以期待。日本关西大学名誉教授宫本胜浩的估算显示,若停办,包括观众消费、企业赞助、电视转播权利金损失达3.4兆日元,再加上相关观光旅游效益损失达4.5兆日元,而如果是延期一年,也有场馆和选手村的维护管理费会增加、选手选拔的必要支出损失共达6400亿日元。野村证券预测称,2020年日本的增速预计为-0.7%,若奥运会遭到取消,那么全年可能会发生1.5%的经济萎缩

由此可见,虽然由于具体的计算方式和纳入范围的不同,奥运延期所造成的经济损失,各民间机构统计出的数字有所出入。但是,一旦奥运延期,对日本经济将产生较大的影响,是确定的。由于奥运会的政府前期建设投入、商业赞助的合同都已经基本落实。根据日本会计检察院的统计,日本政府已经为奥运投入了3万亿日元,而奥运的拉动作用预计将在2020-2030的十年间达到32万亿日元,将年均GDP推高9000亿日元。一旦延期,超过30亿美元的日本国内商业赞助以及日本政府大约120亿美元的筹备费用支出都会受到打击。

奥运延期,给日本政府带来的财政收入打击是显而易见的。GDP增速和经济的损失数字,将直接导致事态发展不如“奥运如常进行”状态下的原有预期,从而让日本政府制定的年度财政预算案的收入项目产生巨大的缩水,税基减弱之下造成税收的巨震。而此时,日本政府此前的筹备支出,就会变成了竹篮打水。

当然,这个损失或许可以经由日后的奥运举办对冲一大部分,但当前给日本的财政压力带来巨大影响——原有的财政收入,必须从年度预算案中拿走。而日本政府的财政情况,由于安倍经济学的不成功,本身即面临着巨大的财政赤字。而奥运会,正是安倍政府拉动消费、带动旅游、形成后奥运时期持续经济主体活力的经济振兴、赤字扭转之策。

根据政府给出的数据显示,2018年日本的财政赤字依然占其GDP的4.4%,2019年仅仅收缩了0.1%,为4.3%。这和他们提出在2021年将财政赤字缩小到GDP3%以内的目标还有很大一段距离,而且在公债方面,据日本财务省预测,截至2020财年末,国家和地方长期债务余额将达1125万亿日元,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高达197%,如果2020财年遭遇奥运的延迟,日本经济增长势必低于目前预测,则这一占比会突破200%。结合2020财年102.66万亿日元、连续8年刷新历史最高纪录的政府财政预算总额,一旦奥运不能如期举行,本年度的政府财政压力势必来到历史最高点。

日本奥运在日本政府扭转经济计划中的地位,是无可撼动的。如果延迟哪怕一年,对日本政府来说,都是收入的大减,并造成前期支出形成的赤字无法回补,而在奥运开幕前的时间内,比原定计划更长久地处于巨大财政压力之下。

因此,很多人认为,奥运会举办压力消失,日本会放手抗疫,但财政压力很可能会引导出这种措施的难产。此时,如果大量检测,那么首先面临着全民免费检测下的支出问题。其次,由于在初始阶段采取的保守措施,当前日本的传染程度未知,如果检测出大量病例,则民众恐慌倍增,加上医院需要收治的病人数大增,会容易发生医疗资源应对不足的情况。此时,应对既定事实的疫情和恐慌造成的经济停摆与医疗挤兑,日本必须出台相应的财政措施来对医疗和民生进行大力度补贴。事实上,仅以目前疫情程度,日本也已经动用了两轮财政支持计划,仅3月10日公布的第二轮,规模就达到4308亿日元,旨在防止新的疫情蔓延并为经济和就业提供支持。日本政府将向企业支付每人每天最高8330日元补贴,用于补偿学生监护人停工的费用。对于因孩子停课而停工的自由职业者将补偿每天4100日元。如果全面检测,一旦本土疫情在数据上形成扩大化的客观事实,医疗、民生、实体经济、金融将面临恐慌和停摆的严重打压,将需要更大规模的财政支持。对于日本政府当前的财政能力来说,这种压力过于巨大了。

而从政治角度讲,如果疫情揭开,那么安倍政府有一定的位置动摇风险。很早开始,日本已经有民众不支持奥运会—-早在2月22日,在钻石公主号下船者出现漏检、阳性病例,从而产生了病毒进入日本本土进行社区传播的风险后,根据网站的民调调查,已经有62.4%的日本民众认为应该暂停奥运会。但那时,无论是安倍的中央政府,还是奥运大臣桥本圣子领衔的日本奥组委,其态度依然强硬,表态正常举办。而到了当前,在加拿大、澳大利亚、挪威先后宣布退出本年度奥运会,且美国也有70%选手表态不参加的情况下,日本政府的延期决定如果到来,将会透露出更多的“被迫”味道。这样的延期,可能会形成一种“不是民众安全优先下的主动为之,而是被迫”的口实,而被在野党加以利用。而如果再此之上,再度叠加疫情基于大规模检测下数据的确实性猛涨,那么安倍政府此前的防疫措施可能被坐实为“防控不力”,结合奥运会的延期、以及其所造成的巨大财政压力,形成在野党的猛烈攻击方向。

当然,在一般论调下,这种举国灾难的时刻,各党派应该携起手来,达成暂时的利益一致立场,消除对抗,以国家和民众为优先。但是,从昨天晚间,佩洛西为代表的民主党否决了特朗普政府提出的第三轮财政支持计划,表明了—–对于资本主义的体制架构来说,政党之间的敌意与分歧,即使到了“灾难”的时刻也是很难完全消弭的。

因此,大规模检测的风险,从财政与政治角度,都是日本政府不能承担的。但没有了奥运,政府将重点完全转移到疫情上,又必须加以处理。如果卫生手段依然过于佛系,那么延期奥运所承受的损失也将打了水漂。因此,维持目前较高的检测标准,但大力度进行传染源的排插、传染规模的控制、重症救助的力度,学习新加坡的策略,将疫情的传播控制住,集中财政力量解决重症的收治,确保死亡率的压低,都是题中应有之义。在“国家紧急状态”的投票得到通过后,安倍的中央政府,无疑获得了紧急状态下对全国所有地区进行统一集权化管理的能力。

好在,目前日本的情况,比之欧美还是要乐观许多的。由于欧美疫情扩大,奥运一步步走向不现实后政府逐步的防控力度增加,以及日本人对健康、卫生的关注传统,口罩等防护措施比较完备,民众对政府的执行力较强,用人单位也都比较自觉地早早进行了停工轮岗,因此目前日本的实际情况应该比欧美要好很多。对于日本来说,即使目前开始采取传染源控制和一系列政策,实现“检测控制”和“死亡率压低”,这种“资本主义诸国的理想目标,平衡状态”的机会也很大。

只是,不知道那位号称“会战斗到最后一刻,不戴口罩”,表现出一种神风特攻一般わけわかんない的莫名悲壮感的东京奥组委主席森喜朗,在当前的状态下,会不会继续“奋战到底”。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商丘市瑞虎种业新闻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sqruihu.com/tiyu/222680/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商丘市瑞虎种业新闻网带来最新新闻头条最新消息,体育头条,娱乐圈头条,百度新闻头条新闻.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